手机广西网 | 记者热线 /举报热线/ 投稿邮箱 | 澳门百家乐 E尊国际娱乐城怎样赢
更多导航
点击语音切换

人生到头来其实就是不断地放下

  
    我们的人生,在婴儿响亮地啼哭声中降临,在亲人的欢笑中到来,期间的纷纷扰扰、恩恩怨怨、欢乐幸福、烦恼痛苦都无法清清楚楚,却又随着我们在亲人的丧哭声中离去而烟消云散。万里长城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。我们所有的人,最后都输给了光阴,败给了岁月。长长的叹息里带着岁月向晚的渐沉暗色,我们作别人生。
以上是我前几天在叔奶的葬礼上顿悟的。
       叔奶是县城里的人,可在1960年代困难时期却举家搬迁回我们当时很偏僻的小山村居住,养儿育女,勤俭持家。90年代初,她又与已是某局局长的叔爷将家搬至县城。可劳累多年的她身体已是大不如前,近些年来糖尿病一直如影随形的跟着她,吃什么都受到限制,虽家有万财却无福享受。她于前些天因脑梗塞而离去了,享年七十五岁。
       叔奶还曾是我小姨的亲家婆。我们都是同一个村屯的。嫁得近的,好就好,不好的话,亲戚间连邻居都做不成。小姨跟枫叔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起初的感情应该是很好的,最后却因表妹的诞生,使重男轻女的叔奶对小姨日渐不满,也最终导致小姨他们婚姻破裂,同时也使我们乡亲邻里的关系降到了冰点。在街上,我几次碰到枫叔,打招呼后他竟然翻白眼似不认识的。哎,不是亲戚了,还是同一屯乡里乡亲的呀。小姨个性太强、枫叔为人心胸有点狭窄,不苟言笑。幸福的婚姻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婚姻却各有不同。我相信做人处世,只有宽容与爱,才能让我们每个人走得更远。
       实话实讲,在关系还好的时候,叔奶、叔爷对我这个孙子辈的还是很好的,特别是叔爷,对我恩情很大,对我之后能调来县城工作有着莫大的作用。关系不好后,脸皮薄的我还是在春节时偶尔登门拜访、道谢他。叔爷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我,很宽厚很关爱。叔奶则冷淡多了。性格阴冷的枫叔不用讲,只冷眼相对。我实在不愿意面对他们。好在还有小燕姑、勇叔,他们俩个完全接了叔爷乐天派的基因,待人热情、大方、温暖。这人生,让我在喜欢自己的人那里,去热爱生活;在不喜欢自己的人那里,去看清了世界。
       当获知叔奶离世时,我还是决定前去道别,做好被冷眼的准备。还好,到那燕姑在、勇叔在,枫叔也还礼貌的打了声招呼。
       叔奶,一路走好!
      人生到头来其实就是不断地放下,遗憾的是,我们总来不及好好地道别。现在四十岁的我,父母双全、身体健康、略有积蓄,已婚,妻子体贴,孩子听话,有一份真正喜欢、得心应手的工作,虽不发达更不发财,但我感谢上天的恩赐。多年前,我曾来不及认真地年轻,待明白过来时,只能选择认真地老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