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广西网 | 记者热线 /举报热线/ 投稿邮箱 | 澳门百家乐 E尊国际娱乐城怎样赢
更多导航
点击语音切换

角色早已注定,剧本无从更改

       1月3日早上,我为享年81岁的叔爷送葬。送别的队伍都是至亲至近的人,老家来了二三十人,叔奶的亲属来了两三桌人,我不认识的人大概有十来人,可能是叔、姑的朋友兄弟,抑或是以前受过叔爷恩惠的人,感觉应该人还多点才是。叔爷生前当过几个乡镇的领导,又长期任县国土局长 ,兄弟、朋友、同事应该蛮多才是,受过他提携、帮助过的人应该不少,可前来吊念的好像不是很多。我们都是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,火萎了,人也就走了。
       叔爷是于2015年12月29日走的,距叔奶的离世仅相隔半年。两位老人走了,这个家也就散了,往后都是亲情的来往,好的话联系热络,不好的话,一拍两散。叔爷近五、六年来,身体一直不好,先是痛风严重右腿行动不便,后是脑梗塞。幸好有钱医治得到很好的治疗,幸好有燕姑无微不至的贴心照顾,叔爷未受太大的折磨。但其生命的质量已不高,活着也是一种受罪。如果没有钱,怕是早就走了。
       叔爷身材高大,为人大方、开朗,酒量好,整天乐哈哈,平易近人。其实叔爷也只是与我共村同屯的有点粘亲带故的人而已,可他对我这孙辈非常好。我97年能调来县城工作,还多亏他的居中运作、协调。其实命运还曾打开过另一扇门给我。95年师范学校毕业时,恰逢县公安局招人,叔爷曾为我联系好了警察工作,改行的事差点成了板上钉钉的事。听说是当时县政法委有一领导的女儿学校毕业要进国土局工作,叔爷没有接收,所以我的事也就黄了。长辈为尊,这事我也只道听途说,从未亲口问过叔爷真相。之后的路,我虽然走得曲曲折折、弯弯曲曲,但总算苦尽甘来,现在幸福满满,过得还好(那也只是与自己相比较而已)。如今虽说是在单位混日子,没有事业更无从谈起成就,但工作也还顺心,收入也还勉强能养家糊口,也就知足了。
       2015年12月31日听到叔爷离世的消息,我陡增悲伤 。有人劝说31日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,不宜前去奔葬,又还没到送葬时间,2日去也是可以的。说的不无道理,但我还是于第一时间赶去叔爷家给他烧香、拜祭。如果不马上去祭祀,我心不安。有恩于我的人啊,曾毫无条件的对我好的人啊,曾大力提携过我的人啊,走了、、、、、、他曾是那样的器重、信任、欣赏过我,曾是那样的爱护过我,这世间,我再去哪里找对我这么好的人?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,命运造化,平凡的我想来是辜负了叔爷对我殷切的期望。
       人都是殊途同归,叔爷,一路走好。
       在这世上,我们其实都是棋盘上的棋子,角色早已注定,剧本无从更改,支配我们命运的是冥冥上苍。我想不欺负生活,生活自会安妥的待你。拥着清白干净的灵魂活着,我无悔过往,不畏将来。